大声
New Low Temperature Hot Melt Adhesives by H.B. Fuller
—— www.packagingeurope.com

《New Low Temperature Hot Melt Adhesives by H.B. Fuller》:H.B. Fuller (NYSE: FUL) has introduced a range of low application temperature hot melt adhesives, offering the versatility to address practically all case and carton sealing applications.   Elizabeth Staab,... 全文 ?

0

有关儒兴(四)

好了,儒兴终于是做进去了,可是很快巨头也实现了突破,性能很快也达到了和儒兴一样的水平,直到现在也是,但为什么到现在没有真正巨头的铝浆产品了呢,我接下来会仔细解读。
大家可以,再模拟下,假如没有儒兴,而是巨头在当时提高了0.9,我们模拟的代表大家的另外一家浆料厂将如何接这招呢??
不管怎样,儒兴毕竟和巨头战在了一起,而此时,儒兴能做的当然有一招就是降价了,这是确保要站住的(其它策略目的及为何采取这招我在以前的帖子里也仔细解读过,这里不重复了),第二就是大家一直以来疑惑的附着力,他把附着力提高到了,巨头到现在仍然破解不了的水平,虽然从电性上和儒兴一样的。大家一定要明白,巨头是真正吃的技术饭,在附着力上达不到你的水平他不会丢分的降价来做这个市场的。
我们再做下推演,假如代表大家的另一个浆料厂也是做出了0.9的提高,也是做进去了,可它能保证有那个拒巨头的附着力招么,看看现在的结果就知道了,到现在为止谁能真正说他达到了呢。那如果没有这招来拒敌,而同时巨头的性能也提高了0.9,在当时那个电池时代,每个环节都有足够的利润供大家分配的时代,你想电池厂更倾向谁呢。
事情继续往前推演,一切都是围绕财富展开的,所有的故事都一样。
随着那个尚德在纽交所上市,施博士在5年内就成为中国首富,这个效应就是大家今天看到的局面,大干快上电池,就像当年硅谷大干快上互联网一样,似乎一开电池线,就是人民币印刷线。
电池市场的繁荣,同样带动了浆料市场的繁荣,然后就有了今天的大家。

0

有关儒兴(三)

至于儒兴如何和谭老师合作这些细节我也不甚了解,总之结果是谭老师到儒兴开始配合尚德做浆料配合国产化开发。
我们也假设同时选择了一个国内其他搞浆料的公司来代表大家,看看故事如何推演。
当时铝浆的价格大概在1200-1500左右,甚至最早卖过2000,因为那是巨头的,而且那时候没有人在乎价格,只在乎的是品质,那时候太阳能的每个环节都有足够的利润供大家分享的。
在当时如果国内的电性及品质比巨头高个0.5以内的水平,不像现在高个0.1就不得了的事,尚德是仍然不会用你的。所以谭老师的团队一直努力。
想想另外一个选择那就是一个代表大家的国内其它浆料厂,他可以说这才是开始搞铝浆,就象现在才开始搞正银,并不像谭老师实际在93年前后就和F的铝浆的水平一样,这个大家可以查谭老师当年的论文,写的很清楚,对那时论文的真实性大家应该还是相对现在可信的,而且93年到02年期间F也因没有太阳能电池市场而发展那个铝浆。所以,这就带出来一个现实问题,在谭老师和我们模拟的另一个国内厂之间,很显然谭老师本身就是和F一样前提下作比较的,所以他最可能做出合格铝浆并超过F的。
实际结果是,谭老师做出了超过巨头0.9的铝浆,当时业界震动,因为这直接带着电池上了一个台阶,所以施博士才会给3个月费用全由尚德出的配合反复验证试验,而在此期间,大家可以想到的是巨头一定也在试验,因为他们的确不相信国人会做出比他们更好的产品,假如说当年巨头也做出来了,那不幸的很,尚德肯定是用巨头的,不会用我们的。
那么模拟一下,如果是代表大家的国内另一家浆料厂,他们有多大可能性做出0.9提高的铝浆,假如做不出来,恐怕铝浆结果和今天正银的结果是一样的吧。

0

有关儒兴(二)

对于铝浆,对于儒兴我说的已足够多了,该是有一个交代了,这篇将是我对于铝浆及儒兴所能讲的最后一篇了,同时也算我个人心迹的一个表白。
尽管我一直以来以对朋友负责人的态度讲了很多事实而不是和谐的说一些大家都好的话,但某种程度上我的许多朋友都因为我所讲的事实而受到了伤害,但愿从此篇大家能更好的明白我,或者这点也不重要,只要能更明白一下行业也是好的。
铝浆作为一个现实产品,有着一定的商业价值,所以也就带有一定的商业秘密了,所以对他的解读我一般都是解读已发生的,因为这些都已是事实,我再怎么解读也改变不了什么的。
所以,无论是儒兴还是我的朋友都没有什么可担心的。
对于铝浆及儒兴还有我的朋友,今天我将带着大家回到那个开始之初去看看铝浆怎么成为商品,儒兴又是如何以一种必然性而成为今天这个结果的。
首先,我们不妨做一个大胆的假设,就是从来都没有过儒兴这样一个公司,然后大家一起看看一切市场的格局将如何??
在那个开始之初,当年尚德也只是用的D/F的铝浆,主要是F的,那时施博士找的云南半导的已退休总工汪义川,让他帮忙帮助实现浆料国产化。
看看那时国内除了谭富彬老师在93年云南省一个科学自然基金搞过太阳能铝浆外什么都没有,连儒兴也没有,更不会有大家的,硕禾的出现都是06年以后的事,那个小鬼子东洋到时再03年前后就有了,还有那个俄罗斯是04-05年就有的,包括我及我的朋友还有大家基本都是06年以后了。
所以,大家看看,当时汪工能找谁呢??
他有两个选项,一个是鼻祖谭富彬,一个是国内其它搞浆料的。一个必然性是汪工和谭老师关系很好,他也知道谭老师当年曾经搞过太阳能浆料(全套的),因为当年就是汪工所在的云南半导体一个国内唯一的10KW电池线配合谭老师的浆料做的测试。所以,一切的必然就成了选择谭老师。

0

有关儒兴(一)

无论在什么地方,在什么时候,对什么样的公司,对什么样的人,只要提到太阳能铝浆,就象芯片行业不提英特尔是不可能的,那个儒兴于铝浆同样是谁也绕不开的。
这一点即使对D\F也一样适用!!
因为他们当年也曾很努力的做铝浆,就象我们今日努力的做正银一样,可无论他们怎么的努力,大家不要怀疑D\F对技术的认真和执着,这个从他们的正银就可以体现出来的。但他们不管怎么的努力就是无法相对儒兴有绝对优势,反而是儒兴在附着力一项上一直以来保持着绝对优势。那个D\F我可以告诉大家他到现在仍在研究着,可就是无法破解。不像那个正银他们的确保持自己绝对的优势。
就是这样一个公司,可以说的的确确是在核心技术这个层面让D\F的人也低头的公司,从而使国人还真正掌握了铝浆这个太阳能浆料中量最大的产品市场。但就是这样的一个公司,一个给国人露脸的公司,就算他们的确很低调,就算他们老板成立了西部儿童救助基金,似乎也并没得到多少同行的认可,也许同行真的是冤家,因为我们所能听到的大多都是对儒兴的不忿,而不是对自己的反思。
反思下自己相对儒兴到底是真正的比它高呢还是真的有不如他的,如果真的比他高,那要恭喜你,铝浆这个产品价格即使降到现在仍然是很赚钱的(相对其他传统产品而言),好好做,发财对你是必须的。但如果真的有不足,那光不忿是没有任何意义的,你需要的只是超过他,那那个利润就是你的了。
可实际情况呢,铝浆作为一个产品也发展了十年多了,我们看到的结果是什么呢,浮浮沉沉起起落落了太多的公司和人,其中很多都是无论在资金、客户、各类资源关系都相当相当强大的,根本就非儒兴可以比的,可市场格局本身就说明了一切。
每当我从事实去讲一件事,去讲儒兴的时候,许多朋友都怀疑我的动机,都说我太崇拜儒兴了说我太推崇儒兴了,我知道的,真实的事实总会让人很受伤的,我知道每当我很理性很事实的讲儒兴的时候某种程度上都伤害了我的朋友。可我不如此真实的分析儒兴给你安慰难道才是对你负责么???!!!!
儒兴不是我说他有多强大他就有多强大的,也不是我说他什么都不是他都不是的,我说与不说,都于他无损无减的。
看看论坛里和群里的朋友,总当有人批评下我们做事不认真的时候,总会给大家造成伤害,而不是那个批评的本意——激励我们反思自勉。
本来做浆料,做铝浆、做背银、做正银就是我辈的责任,看看那个D\F\H占据那个正银,那么多的赚国人的银子,我们到此刻仍无多大作为,本身就是我辈的耻辱,不需要别人批评我们都应该踏踏实实认认真真的去做技术,去找那个技术的核心和核心的技术。我们不但要随时欢迎别人批评我们,以给自己激励和自勉,同时还要自己主动的提出自我批评和反思,让别人来监督我辈,以期我辈能在正银领域有真正的突破。
儒兴是真正的在铝浆这个产品站在了世界的顶端,到目前为止他仍然很专注的在做铝浆,而且就象我以前的帖子里说的,他的铝浆还有三层变化要出来的(我现在能想到的),他将继续如一张大伞保护使那些巨头不至于时刻惦记。
其实,道理很简单,对于儒兴不忿的公司和人,你们可以想想,假如儒兴真的一夜之间倒了,那个结果会是什么。我可以告诉你们,那些个巨头随便发一招,大家都接不住的。还有就是儒兴不在了,你们自己又将如何面对其他的竞争呢,结果你们心里最明白的。
儒兴必须更专注的去做铝浆,欣慰的是他的确也是这样做的。
那个地产界思想家评论那个最大地产的老总,那个可以贴到墙上的人,前段告诉那个现在的老总,WK如果不专注而多元化,我做鬼也不放过你。而另外一个说世界失去联想会怎样的人却卖酒去了。
这些将来都会成为故事的,就象我在以前的帖子里说的,我们会听别人讲,也可以讲给别人听的。

0

太阳能浆料的未来(五)

未来总是充满了变数,我们的世界才变得丰富多彩!
而那许多的变数有的是希望,有的是破灭,但肯定有希望的!而正是这个希望使我们对未来充满了期待!!
对于太阳能,也许现有的晶体硅技术很快突破那个评价上网的平衡点后就是那如火如荼到处可以看到蓝色镜面阵列,那一片片蓝色如海洋、如蓝天………….
也许,也会出现完全不同晶体硅的新电池技术突破那个平衡点,那到时什么正银、铝浆都只能是浮云、微尘了………….

0

太阳能浆料的未来(四)

太阳能作为一种新能源,它绝不会停下脚步,它绝对会有一天如那个太阳一样给大家温暖,让人类有机会永续发展!!!
能源作为一种战略层面的东西,从来都是国家掌握的。看看现在国家的十二五规划已经很明确的表明了这点。而从笨猪的思维看那个巨头杜邦这2-3月四个战略合作的签订也表明了他的态度,它拥有的资源和对未来的把握绝非我们能比,我只能菲薄的想,那跟谁签订也许那就是他选择的未来。
看到它的选择实际也就代表了某种将来浆料市场的未来,正银的格局很清晰,铝浆的未来也一样的。因为不管正银还是铝浆都是为太阳能服务的,而这个是能源是国家级别的,那都是受控制的,那都是需要一定的实力资格才能玩的,不是现在这么谁都可以玩的。

0

太阳能浆料的未来(三)

单独看一个太阳能浆料的未来是看不到未来的,因为这完全取决于太阳能电池技术发展的格局,是继续晶体硅技术呢还是有颠覆性新技术出现呢。
那太阳能电池技术的将来到底如何呢。
这时我们又需要一个标准了,那就是太阳能到底何时才能算一种常规的新能源而得到大规模的应用。我想,这个答案从太阳能电池出现的那一刻就决定了,那就是什么时候再技术成本可以满足平价上网的时候就可以启动了。但鉴于能源的特殊性及当前能源的紧张局面,我认为它应该政府适当补贴的前提下就可以启动的。
这个补贴又是个什么标准呢,我想从国内讲可以稍高于给两桶油的。
那这个关键的技术成本到底何时才能在这个标准补贴下达到平价上网呢???
这个问题恐怕就是那个江湖大佬施博士也没法准确回答,虽然他常说到2015年50%的国家都可实现平价上网。
但不管怎样,有一点可以确定的就是要实现这个目标,现有的电池效率还需要大大提高,制造成本要大大降低。而要做到这两点,那答案也就有了,谁又有实力能做到这两点呢??
谁有能力做到我不知道,但谁做不到我们却大概也能想明白,那就是当年那些投机进来投几条线买套设备就可以生产电池发财的公司是无论如何也做不到的。
做不到了就符合上面那个跟不上行业进步的脚步的标准了,那就只有淘汰了。
他们将必然的被淘汰,那给他们配套的浆料厂呢???!!!!

0

太阳能浆料的未来(二)

太阳能市场是什么感受,大家看看那些新闻报道大概都知道了。
那当年多少财富都变成了今日的债台。
看看我们具体的太阳能浆料,凡是身处其中的也都大多心中不忿,唉,想当年的铝浆啊!
可为什么这么多的不忿,仍然挡不住后来者的热情及苦难中的坚持呢?
那只因为还有人在起高楼!
那些个巨头的正银啊还是那么的赚钱啊,就算国内那个儒兴那个一年5000多吨的铝浆,就算一公斤赚20元也是一个亿的净利润啊!
多好啊,要是我也干那么多该多好啊!
所以,大家感受不到那个真实的市场竞争格局到底是什么样的,大家唯一认为别人那个赚钱的真实将是自己将来的真实。
可真的有那个将来的真实么??!!!
所以,那些个义无反顾的勇气可嘉的前仆后继的后进者们,总是心里安慰着自己,市场不可能一家独占的,我们也要分一份。
唉,你们那是要分一份啊,要分一份是不需要这么多勇气的,这么大的勇气只说明一点————那个市场叫我们一家给独占了多好啊!!!!!!

0

太阳能浆料的未来(一)

太阳能的现状怎么样,凡是身处其中的人都有自己的感受。但不管怎么样的感受,大家都希望有未来,而正是这个希望使得许多人苦苦坚持,使许多人义无反顾的进入。
放弃并不意味失败,不进入也并不代表缺乏勇气。
判断的标准不是事情本身,因为不用讲事情本身的太阳能产业将继续火热的发展,作为一种新的能源,不管现在有多寒冷,它都才只是个开始而已。
判断的标准只有一个就是自己是否真的有实力进入并保持同行业一样的进步速度。
这是一句大而空的话,看似说了都等于什么也没说。因为这句话不是保证你成功,因为即使符合了这个标准仍然不一定成功,因为成功需要多方面的支撑。但是你不这么判断那基本最终都被淘汰出局了。
具体到我们太阳能行业,这个标准在具体一点就是你是否能真的有能力得到那个浆料技术的核心并保持同太阳能同样的效率进步速度,具体点就是是否能跟得上巨头的效率进步速度。
标准在这了,前面也说了这不是保证你成功的,而是看看现在那些出局的搞太阳能浆料的,其中一半以上的是连一个产品也没出来就出局了,这就是他不符合了那个——你是否有能力得到那个浆料技术的核心标准,另外特别是现阶段出局的大部分都是跟不上效率进步的,当然还有一部分是其他原因的。但不符合这个标准的占了绝大多数。
所以,凡是在搞太阳能浆料的和将要搞太阳能浆料的,都可以先用这个标准判断下。

0

有关太阳能正银

正银大家看看wmyq10兄在帖子《对于太阳能浆料》中对贺利氏的评述,我有些共鸣和大家分享。
wmyq10讲了贺利氏三点:一个是在有机载体方面深厚的积累,一个是挖的FERRO的玻璃专家,一个是对D的银粉的剖析。
当然这只是贺利氏取得今日成功中的我们所能知道的三点,其他肯定还有很多层面的支撑才促使他取得今日的成就。那就从简单的这几点来看,他就掌握了浆料的基础材料的核心,那就是你自己必须知道你需要什么样的材料,而要知道需要什么样的材料,那是你必须知道正银的技术核心及变化到底在那。
而国内很多人看看论坛里的帖子,都在打听那有正银银粉,那买D用的玻璃粉,按你的思路似乎已通晓变化,只要给你这些材料你似乎就要遇水化龙了。所以重要的不是别人给你什么正银的玻璃粉、银粉,而是你自己要知道正银的技术变化到底需要什么样的玻璃粉什么样的银粉,懂得了这些才能算你也掌握了些核心,这样你才能不断的从原料级别的不断改进升级技术了,否则你认为你如何跟上D那些巨头的脚步。
在这方面,昆明诺曼做的相当好了,大家也都知道了他们拥有自己的银粉、玻璃粉、载体所有原料,我不说别的,就只讲我听到的对我很大震动一点,那就是诺曼的杨荣春老师为了做正银,专门组织了两个人给自己查资料,差不多整理了国内外上千篇的相关专利。这种精诚于技术的态度值得学习。
同样的道理于铝浆,走到现在大家看到市场基本处于胶着之中了。当然越是胶着越说明那个清晰的格局越快出现了。当大家从当年的高利润和差不多的技术竞争,在哪些时代可打的牌很多,客户关系、价格、代理、回款方式、各类资源等手段,唯独技术只起一个基础支撑,而走到今天,当哪些各类有别技术的手段大家都用的差不多时,市场就是大家看到的胶着,而真正打破胶着格局的那个关键棋子就是技术了,谁家技术领先一步,谁的棋局盘活。而要盘活那个技术的棋子,则关键看那背后所对应那个搞技术的人了,国内铝浆的格局某种程度上就看各家那个搞技术的关键人了。

    联系站长

    • Name:QiuBo QQ:1808976
      Email:Anndiqiu#Gmail.com
      Mobile Phone:13923499497

    热门文章

    添加站长微信,与站长在线实时交流

    QQ不在线时请用微信

    最近评论

    • 正在加载...

    轻量、专注的消息,关注电子胶粘剂、电子胶水、电子制造工艺及设备产品的新鲜资讯。

链接